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有种幽默啊...  

2009-11-21 00:59:45|  分类: 台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朋友蔡康永是出了名的怪品味。

过去我们曾经一起合开了一家名叫oke的网络公司。选办公桌时,大部分人用的都是一般的OA家具,康永却特别去订制了一张不锈钢桌面的办公桌。

看到那张办公桌时,我笑了起来。

康永问:『什么事那么好笑?』

『我笑这张桌子不像办公桌。』

『就是不要它像办公桌啊。』康永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办公桌一定要长得像办公桌?』

『不像办公桌无所谓,问题是这种不锈钢材质的桌面......』我说:『实在太像医院的太平间或病理解剖室用的东西了。』

康永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说:『你不觉得那。样。更。帅。了。吗?』

我摇摇头。老实说,当过医生的我真的一点也不觉得。康永也笑了笑,对我的没有品味,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

那时候康永很希望我们的oke能够经营得很好。因为蔡爸爸是个商业律师,他相信如果能把公司经营很好,蔡爸爸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不过很可惜,这个希望并没有实现。

蔡爸爸过世那天,我被康永紧急call到台大医院急诊室去。我到达时,蔡爸爸已经过世了,因此,除了协助康永处理死亡证明相关手续以及蔡爸爸的后事外,我能帮上的忙实在不多。

等手续都办完之后,我和康永两人就在急诊室门口等着灵车来接蔡爸爸的遗体。

我记得那天康永一直哭着,眼睛都哭得泡泡的了。他和蔡爸爸的感情太好了,我一点也想不出来能够怎么安慰他,于是只能坐在那里看着他哭。

等我好不容易,想出一句类似『蔡爸爸这样离开没有什么痛苦』之类的话要安慰康永时,蔡爸爸的遗体缓缓地被推了出来。

我和康永几乎都是同时瞄到了推车上那个不锈钢的台面。我不确定康永是不是和我想起了同样的事,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忍不住噗赤一声笑了出来。

说实在的,那实在是一个突朮又不太容易理解的笑。可是那时候,我就是觉得完全能够明白那个有点复杂的笑。

康永果然还是康永。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很有默契地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工作人员开始搬动蔡爸爸的遗体,康永又伤心地继续哭泣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