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求求你们,我一定要得到这个角色...  

2009-11-21 01:07:15|  分类: 私房阅读金瓶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谢,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们会再通知你。』

那是电视剧『危险心灵』的演员面试现场,我们正在寻找适合的演员。

那个年轻的演员起身向我和导演鞠躬,转身走开。走了两步,他忽然停下来,犹豫了一下,又转身走回我的面前。

『导演。制作。』他脸上有一种急切的表情,『我一定要得到这个角色。』

我和导演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如果不能拿到这个角色,』他说:『我怕我再也撑不下去了。』

『为什么?』

『我想好好拍戏,可是我现在拍的肥皂剧,我愈是用心,就愈被导演骂。问我为什么老是要自作聪明,为什么不能学其演员一样,好好演戏?』

『演戏本来就是要和其他演员一起合作的啊。』

『问题是大家都只是在挑眉毛、挤眼睛、作表情……每个人只想把工作做完收工,让整个戏符合导演要的那种肥皂剧的样子。我觉得很痛苦,也很挣扎啊。我知道演戏不应该是那样,可是我没有别的机会啊……』

『那你怎么办?』

『我当然知道导演要什么。有一天,我告诉自己,我放弃了。于是我也学他们那样挑眉毛、挤眼睛,作制式表情。结果那天,才拍完第一个镜头,导演就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恭喜,你终于会演戏了。」……我决定开始堕落,而他们说我终于会演戏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真的很悲哀……』

或许作为一个面试的技巧,有些演员会在面试时流露出很强烈的情绪,不管是悲伤、快乐、或大哭、大笑。于是我们继续冷静地看着他。

『我放弃了很多东西来拍戏,我的家人都反对……可是我真的不希望,我来拍戏,只能是这样。我知道你们是很用心制作的戏,求求你们,我真的一定要得到这个角色。求求你们。』

他又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才转身走开。

那时候,我在之前的面试看到已经一个合适的人选了。他的表现没有超越那个人选,我知道他不会被录取。

只是,他的话里有一种东西打动了我。看着他离开的那一刻,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但我却什么都无法帮他。

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后来拍了几档收视率很高的肥皂剧,不但演出的角色愈来愈重要,他的人气也截截高涨。

我心里想,他真的变成了他说的那种会挤眉毛、弄眼睛、做表情的演员,并且用那样的方式,受到了欢迎。

然而,每次看着他在荧光幕里的肥皂剧咬牙切齿地念着台词时,我不免就会想起他说着:『求求你们,我真的一定要得到这个角色。』时的模样。

我无法厘清那次面试的谈话对他而言,只是一种策略、或是真心真意的绝望与悲伤。老实说我有点迷惘,看着他的『成功』,真不知道到底应该为他感到高兴,还是难过才好呢?

唉,连看个实在没有什么滋味的肥皂剧,都会被激起那么多万千的复杂感触!说起来,变成了一个多知道一些事情的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