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不怕死的方法...  

2009-11-21 01:12:08|  分类: 台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像我这种在医院常有机会见识死亡的人,老实说,对于所谓『不怕死』这件事一直是充满怀疑的。有一次我有机会和前警政署长侯友宜聊天,不免好奇地问他:

『过去你在第一线攻坚,当你冒着生命的危险时,你会想到死亡吗?』

(我其实是想问,你不怕死吗?)

侯友宜很认真地想了一下,对我摇摇头。

『为什么?』我问。

他的回答至今我仍印象深刻。他说:

『攻坚的时候,我想的是工作,死亡固然是这个工作的一部分,但工作就是工作,你不能把工作分开一块一块想。只有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也只有做好工作,才能避免死亡发生。』

我心里想着,原来不怕死的人多半是工作狂,同样的,反过来,我发现工作狂通常也都是不怕死或是不知道要怕死的。

(像是说着和平、奋斗、救中国,然后死掉的那位。)

不过,这样的赞叹,到了医师身上,就完全行不通了。

有一次我在病房,听见主治医师对病人说:
『只要这个肿瘤继续长大,哪怕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们也要开刀进去,把肿瘤取出来。』

我记得很清楚,病人本来一开始还听得热情激昂,但到最后渐渐变成一脸迷惑。

『所谓冒着生命危险,』我想,病人迷惑应该是:『冒的到底是谁的生命危险?』吧。

(答案当然是清楚而明白的。)

因此,同样不怕死,医生和警察的立场显然是差很多的。这也是为什么常有病人家属控告医师,却很少听说有受害者家属控告警察的。

偶而有机会在医学界演讲时,常常被问到如何减少医疗纠纷,促进医病关系之类的问题。我想,很多人都可以说一大堆什么标准程序、信任、爱心之类的方法,但我却觉得,首先,这事是一定要想清楚的。

否则,再怎么说,也都只是有爱心的、有医德的医师单方面『不怕死』的方法啊。

(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回将心比心了呢?唉,真是老狗玩不出新把戏....)

总之,归纳起来,不怕死的方法有两个:

(唉, 这篇文章的中心主旨愈写愈散漫,所以作者现在不得不开始拗结论了。小朋友写作文千万不要学,叔叔是有练过的。)

一、让死亡包装在工作、或更大的命题里,这样,只要专心对付那个工作、或命题,就可以不怕死了。

二、当然,如果死的是别人,那就更不怕了。

这是目前知道的两个最好的办法。如果还有更好的,请告诉我。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