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顽皮故事集“出版了!  

2009-05-08 12:13:42|  分类: 顽皮故事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顽皮故事集“出版了!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我的新书《顽皮故事集》这个月出版了。可能是难得的简体字版吧,写书这麽多年,看到新书封面,还是非常兴奋。这本书本来是写给小朋友看的。没想到在台湾出版时,大人读者比小孩还要多。贴上来一部分内容,请大家先睹为快吧。

 

看牙医

我很喜欢牙医阿姨,因为每次我到诊所去,她总是有说有笑,还请我喝果汁、饮料,看漫画书,享受最好的待遇。

 

病人并不是我,是我的妹妹。根据阿姨的说法,妹妹就是因为从小没有养成良好的刷牙习惯,又贪吃糖果,才会造成满嘴的蛀牙。

 

妹妹的蛀牙看起来很可怕,黑黑脏脏蛀得牙齿一个洞,一个洞。每次她大哭起来,那个样子,简直是一个老巫婆。

 

只要一听说要去看牙医阿姨,妹妹马上开始大哭,到了诊所哭得更厉害了。有时候牙医阿姨约我们放学后去看病,爸爸妈妈还没有下班,就由我负责带妹妹过去。我们戴着学校的帽子和书包坐在诊所的沙发上。每当护士叫妹妹的名字她便开始尖叫,使我觉得不好意思,因为那样会影响学校的荣誉。有时候她尖叫得太过厉害,连我都不愿意承认那是我的妹妹在叫。

 

牙医阿姨总是很慈祥,和气地请妹妹到诊疗椅上去坐,通常她会问:

 

“这次月考,成绩考得好不好?”

 

我马上高兴地点头,大声地说:
 

“妹妹数学考一百分,我考五十八分。”

 

阿姨皱皱眉头,还是满脸笑意,告诉我:
 

“下次要好好努力哦,知不知道?”

 

我伸伸舌头,愉快地点点头。阿姨很满意地微笑,让护士小姐请我喝果汁。

可是妹妹却缩成一团,坐在椅子上,紧紧阖闭着嘴巴,一直摇头,说不出一句话。这时候我们都知道麻烦来了,因为她不张开嘴巴,谁也没办法帮她看牙齿。

 

阿姨于是轻声细语地说:

 

“啊——把嘴巴张开。”

妹妹还是摇头,愣愣地看她。

 

我只好开始表演蛀虫跌倒在地上的动作,并且举起一只脚在空中抽筋,

 

我说:“你看,让阿姨把蛀虫杀死,像这样——”

 

一看到妹妹有点笑容,张开嘴巴,阿姨和护士马上轮流掰住她的下巴。

 

妹妹又叫又闹,我也帮忙按住两只脚,安慰她:“乖乖,不会痛,阿姨马上就好了。”

 

椅子上有许多奇怪的设备,阿姨先用喷管在妹妹嘴巴喷许多雾气,又用钻子在牙齿钻呀钻的,还用钻子夹着棉花,沾各种颜色不同的药水,在蛀掉的牙齿上擦来擦去。

 

有时候,妹妹真的很不乖,阿姨便拿起特大号的针筒,威胁她:
 

“再哭,阿姨要打针,打这么大的针哦——”

 

妹妹一看,吓着了,暂时停止哭声,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大吵大叫起来。每次牙齿看完,阿姨精疲力竭,妹妹也哭得满脸通红,眼睛水泡泡了。
 

阿姨一边擦汗,一边告诉妹妹:

 

“以后别吃那么多糖果了,知道吗?”

 

我在旁边跟着附和:

 

“对呀,还要记得早晚刷牙。”
 

在我看来,妹妹不但贪吃,并且还是一个怕痛的胆小鬼。回家的路上,我幸灾乐祸地笑她:

 

“活该,谁叫你每次吃糖都不刷牙。”

 

妹妹一直往前走,一句话都不说。回到家里,我得意地把妹妹怎么在诊所大吵大闹,我又怎么帮忙牙医阿姨制伏妹妹从头演练一次。爸爸妈妈称赞我是一个懂得照顾妹妹的好哥哥。

 

因此带妹妹上诊所,我都竭尽一切帮阿姨哄妹妹坐到诊疗椅上去。有一次我甚至还亲自坐上椅子,示范给她看:

 

“就这么简单,你看,哥哥一点也不怕。”

 

阿姨也附和着说:

 

“对呀,像哥哥这样,多么勇敢啊!”

说完我还特别张大了嘴巴,让阿姨有模有样地瞄了一回。等做完这全部动作,我闭上嘴巴,准备跳下椅子,阿姨忽然皱着眉头按住我,她说:

“你最近会不会觉得吃冷、热的东西,牙齿会痛?”
 

我心想是有这种情形,便点点头。阿姨自顾起身,去拨电话,联络妈妈,并且自言自语地说:
 

“怎么连哥哥也有蛀牙?”
 

等我发现情况不对劲,转身要溜,已经来不及了。阿姨和护士按住我,温柔地说:“妈妈说先看哥哥的蛀牙。坐好,不是说不怕的吗?”

 

我急得快哭出来,大叫:

 

“只是示范而已啊——”
 

那时候阿姨长长的镊子已经伸进我的嘴巴里面去了。我大叫:“不要,不要——”

 

我用力挣扎,到最后来看牙齿的大哥哥都帮忙抓住我的手脚,才能把我固定在椅子上。细细的探针伸到牙齿去时,我更是不顾一切地哭起来。

 

只见妹妹笑嘻嘻地站在旁边,拉着我的衣服说:

 

 “哥哥乖,不要怕,不会痛,很快就好一”

 

那是妹妹看牙医唯一不哭的一次。从头到尾她都笑得十分开心。可是我没有心情管她,因为我早痛得没有办法张开嘴巴,哭得没有心情和她争吵了。

 

 最近我逼自己一定要少吃糖,每天至少刷牙两次。我已经完全失去哥哥的尊严,沦落成和妹妹一样贪吃、懒惰又爱哭的胆小鬼。

 

我只要一想到慈祥和蔼的牙医阿姨,就会全身发抖。现在妈妈一提起要不要去看牙医,我们马上手牵手紧张地站在一起,异口同声地回答:“不要——”说完赶忙紧紧地闭上嘴巴,哪怕是天塌下来,都不愿意再张开了。

 

点击这里链接更多书讯

点击这里購買《顽皮故事集》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