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金瓶梅导读32)宋蕙莲“杀”很大!  

2009-05-12 13:29:03|  分类: 私房阅读金瓶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瓶梅导读32)宋蕙莲“杀”很大!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32】

第四章误入野兽丛林的小白兔宋蕙蓮(5):宋蕙莲“杀很大”

前情提要:性喜渔色的西门庆又看上了僕人来旺的老婆宋蕙莲,被潘金莲发现了。尽管潘金莲为了自身权益考量对西门庆採放任态度,但对宋蕙莲的监控却一点也不放松。潘金莲刻意偷听宋蕙莲和西门庆偷情时的谈话,发现宋蕙莲自恃比潘金莲性感,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尽管事后宋蕙莲发现了,亲自来向潘金莲道歉、并宣誓效忠,但两人情结己经种下......

 

就在西门庆和宋蕙莲偷情的同时,潘金莲和西门大姐老公陈敬济也正打得火热。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陈敬济是在西门庆娶李瓶儿之前,因为杨戬被参劾的政治事件和西门大姐逃回娘家避难的。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留在西门庆家。最初,西门庆让陈敬济和贲四一起监管起造花园的工事,由于还算尽心尽力,因此颇得西门庆的信赖。不过陈敬济出身官宦之家,是个标准的公子哥儿,『自幼乖滑伶俐,风流博浪牢成』、『诗词歌赋、双陆象棋,拆牌道字,无所不通、无所不晓』。

 

自从和琴童的事件曝光挨打之后,风流成性的潘金莲已经『戒色』很久了。不难想象,这样个性的陈敬济很快和潘金莲勾搭上了。

 

我们来看看政和六年这年的元宵灯节晚宴上的场面。

 

……西门庆席上见女婿陈敬济没酒,吩咐潘金莲去递一巡儿。这金莲连忙下来,满斟杯酒,笑嘻嘻递与敬济,说道:『姐夫,你爹吩咐,好歹饮奴这杯酒儿。』

敬济一壁接酒,一面把眼儿斜溜妇人,说:『五娘请尊便,等儿子慢慢吃!』

妇人将身子把灯影着,左手执酒,刚待的敬济将手来接,右手向他手背只一捻,这敬济一面把眼瞧着众人,一面在下戏把金莲小脚儿踢了一下。妇人微笑,低声道:『怪油嘴,你丈人瞧着待怎么?』(第二十四回)

 

这个故事有趣的地方在于,潘金莲和陈敬济调情,房间里的人没看见,却被躲在窗外偷瞄的宋蕙莲却发现了。

 

这个无意的发现,开启了宋蕙莲前所未有的想象。

 

出身、性感一点都不输潘金莲的宋蕙莲当然会认为:她所以无法在那个『表象世界』里把西门庆从潘金莲身上抢过来,主要就是因为她和西门庆的恋情却只能在那个秒密的『底层世界』里存活。但这个男人如果换成了陈敬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陈敬济是西门大姐的老公,潘金莲算来还是陈敬济的岳母呢。潘金莲勾引陈敬济,他们的事一样也只能存在『底层世界』里。

 

如果宋蕙莲和潘金莲争抢的对象是陈敬济,事情会怎么样呢?

 

在那个不能公开的『底层世界』里,潘金莲不再拥有阶级、身分的优势。换句话,只有在那个秘密的世界里,宋蕙莲才有机会,回到单纯的女人对女人,和潘金莲展开真正的对决。

 

我相信这个元宵之前,宋蕙莲对陈敬济应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的,毕竟她和西门庆正打得火热。但是这个无意的发现,让宋蕙莲决定跟潘金莲别别苗头。

 

在元宵晚宴之后的这场『走百媚』[1]可说是蕙莲与潘金莲之间真正最关键的绝裂点。我们看到,在这段看似欢乐的文字叙述里,『金瓶梅』作者再度把他那『表象世界』与『底层世界』共存的写作技巧发挥的淋漓尽致。

([1] 走百媚一說走百病,是古代婦女元宵節的活動之一,據說可以祈免災難疾病。)

 

我们一起来看看。

 

(出门前天冷,大家都进房间去拿衣服)

独剩下金莲一个人,看着敬济放花儿(烟火)。见无人,走向敬济身上捏了一把,笑道:『姐夫原来只穿恁单薄衣裳,不害冷么?』……

(陈敬济)于是和金莲嘲戏说:『你老人家见我身上单薄,肯赏我一件衣裳儿穿穿也怎的?』

金莲道:『贼短命,得其惯便了,头里头(刚刚)蹑我的脚儿,我不言语,如今大胆,又来问我要衣服穿!我又不是你影射的(意中人),何故把与你衣服穿。』

敬济道:『你老人家不与就罢了,如何扎筏子来諕我(找借口吓我)?』

妇人道:『贼短命,你是城楼上雀儿,好耐惊耐怕的虫蚁儿!(嘲笑陈敬济胆小)』正说着,见玉楼和蕙莲出来……(第二十四回)

 

显然春心荡漾的潘金莲欲罢不能,一有机会就要陈敬济调情,不但如此,还把调情的话愈说愈白。我们继续看下去。

 

当下三个妇人(潘金莲、孟玉楼、李瓶儿),带领着一簇男女。来安、画童两个小厮,打着一对纱吊灯跟随。女婿陈敬济踹着马台,放烟火花炮,与众妇人瞧。

宋蕙莲道:『姑夫,你好歹略等等儿。娘们携带我走走,我到屋里搭搭头就来。』

敬济道:『俺们如今就行。』

蕙莲道:『你不等,我就恼你一生!』于是走到屋里,换了一套绿闪红缎子对衿衫儿、白挑线裙子。又用一方红销金汗巾子搭着头,额角上贴着飞金并面花儿,金灯笼坠耳,出来跟着众人走百媚儿。月色之下,恍若仙娥,都是白绫袄儿,遍地金比甲。头上珠翠堆满,粉面朱唇。(第二十四回)

 

现在轮到宋蕙莲出招了。我们看见她冲进房间了,自信满满地搬出了所有的行头,开始打扮。这段叙述,让我们有种错觉,彷佛宋蕙莲穿的不是艳丽的衣服,而是出征用的盔甲似的。

 

如果不作任何提示的话,这场勾心斗角的走百媚活动,表面上看起来无非就只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元宵即景』而已,可是明眼人仔细再读下去,会发现原来其中是充满刀光剑影的。

 

敬济与来兴儿,左右一边一个,随路放慢吐莲、金丝菊、一丈兰、赛月明(各式各样的烟火)。出的大街市上,但见香尘不断,游人如蚁,花炮轰雷,灯光杂彩,箫鼓声喧,十分热闹。游人见一对纱灯引道,一簇男女过来,皆披红垂绿,以为出于公侯之家,莫敢仰视,都躲路而行。

那宋蕙莲一回叫:『姑夫,你放个桶子花我瞧。』一回又道:『姑夫,你放个元宵炮丈我听。』一回又落了花翠,拾花翠;一回又掉了鞋,扶着人且兜鞋;左来右去,只和敬济嘲戏。(第二十四回)

 

宋蕙莲这般千娇百媚,风流识趣男人如陈敬济者当然无法不心动。光是读到这里,我们已经可以颁发最出风头奖给宋蕙莲了,可是她显然不满足于此。我们看到她还不停地落花翠、掉鞋、扶着人兜鞋。

 

我们说过,小脚在过去是「情欲」的象征,宋蕙莲这些掉鞋、扶着人兜鞋行为的挑逗的程度一点也不输给时下女人故意穿着低胸衣服,当众弯腰、挤奶露乳沟的风骚。只能说宋蕙莲实在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玉楼看不上,说了两句:『如何只见你掉了鞋?』

玉箫(吴月娘房大丫头)道:『他怕地下泥,套着五娘(潘金莲)鞋穿着哩!』

玉楼道:『你叫他过来我瞧,真个穿着五娘的鞋儿?』

金莲道:『他昨日问我讨了一双鞋,谁知成精的狗肉,套着穿!』

蕙莲抠起裙子来,与玉楼看。看见他穿着两双红鞋在脚上,用纱绿线带儿扎着裤腿,一声儿也不言语。(第二十四回)

 

宋蕙莲这些机心,与其说想要陈敬济,倒不如说只是对潘金莲的胜利和报复罢了。特别是在这段走百媚的尾声中,当玉箫帮腔回答孟玉楼的问题说:『她怕地下泥,套着五娘鞋穿着哩!』时,我们终于很惊讶地发现,宋蕙莲是多么工于心计地在自己的鞋外面再套上潘金莲的鞋。藉由这样的手段,她不只象征性地把潘金莲的尊严当鞋子往泥里踩,同时她也借着掉鞋、兜鞋的惹火动作,不断地引来注目,好向全世界宣告潘金莲的脚太大了。

 

这样的宣示其实已经接近某种叫嚣或者是呛声了。勉强要换成当代语汇的话,应该像是:

 

『和我比性感、比胸部大、比魅力、比迷人?潘金莲,去死吧!』

 

正由于这些争夺、叫嚣都只发生在那个不能公开的底层世界里,所以在宋蕙莲把裤管撩起来之后,孟玉楼才会一声儿也不言语。想起来,孟玉楼的不言语实在是耐人寻味的。她或许太明白这样的挑衅所代表的意义,也或许是不愿见到底层世界里的战火延烧到表像世界里来,于是选择了沉默。

 

在走百媚的这个晚上,宋蕙莲在陈敬济的面前痛宰了潘金莲,算是扯平了『猪头』和『窃听』事件的恩怨。但也在同样的晚上,潘金莲确立了对宋蕙莲赶尽杀绝的态度。内心得意洋洋的宋蕙莲或许以为在那个秘密的底层世界里所做的事情,潘金莲是不可能有机会在表像世界里对她报复的。

 

但宋蕙莲实在太低估了人性邪恶的程度,以及痛宰潘金莲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了。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32】待续...

点击阅读所有的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金瓶梅导读32)宋蕙莲“杀”很大!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