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2009-05-19 12:59:13|  分类: 顽皮故事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插圖:BO2

 

拾鞋记/节录自顽皮故事集 

 

每次考完试,老师发考卷,总从最高分发起,我们在讲台下马上一阵掌声附和。这些不外是丁心文,一百分。张美美九十八分。王丽芬,九十八分……

 

起先,老师还微笑地把考卷发给每一个人。渐渐分数比八十分还低,老师开始不耐烦了。考卷愈发愈快,微翘的嘴角慢慢收敛成直线。什么王惠赐,七十六分。林明琦,七十四分……分数愈低,老师愈生气。渐渐变成用丢的,被喊到名字的人赶紧跑出去捡自己的考卷。到了六十分以下,不得了了,考卷一张一张在空中翻飞,每次总是那几个人,在讲台前面一阵乱扑,抓蝴蝶似的。

 

等发到最后一张考卷,老师停下来了。他睁亮眼睛,装腔作势地说:“哎哟,考这么低,我真希望我没看错——”

 

全班只剩下我一个人没领到考卷,我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低着头,假装一副很可怜的模样。

 

老师一边摇头,嘴里发出嗞嗞的声音,像电视上益智节目主持人似的问我:

 

“猜猜你自己考几分?”

 

通常我从五十分开始往下猜。每猜一个分数,老师便翘起眉毛,发出质问的声音,声音愈来愈大:

 

“有这么高吗,哼——”

 

他习惯把“哼”的尾音拖得很长,凭声音大小、强弱,以及尾音的长短,我调整分数,好像猜谜游戏一样。讨价还价过程中,同学不时爆出笑声。老师总是装出很严肃、很生气的面孔,但偶尔他也会忍不住笑出来。等分数接近于零,我也几乎猜中了自己的成绩,老师才把考卷丢下来。我如获至宝把考卷捡回来,发现整张考卷到处是红色的叉叉,惨不忍睹。

 

“像被轰炸机轰过一样。你的考卷这么漂亮,你有什么感想?”老师问。

 

“下次老师只要把写对的答案打钩就好,这样考卷会比较干净。”我搔搔头,想出了一个妙计。

 

没想到话一说出来,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老师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我问你,”老师说:“日本占领台湾,台湾百姓在异族的统治之下,纷纷起来反抗。这明明是事实,你为什么写错呢?”

 

“日本怎麽可以这样呢?”我说:“他们怎么可以占领别人的国土呢?这样做明明不对,为什么要写对呢?”

 

老师气得全身发抖,抓住我的肩膀问:

 

“好,那你说,这一道是非题,好学生,早早起,背了书包上学去,这一题为什么错了呢?”

 

我有一点害怕,不敢说话。老师更靠近我了,睁着大眼睛问:“你倒是说说看啊——”

 

“礼拜天不用上学去啊——”我只好实话实说。

 

 老师点点头,转身过去,可是我知道他忍不下这口气,一、二、三、四、五、六、七,果然没错,走了七步不到,他转身脱下皮鞋,准备朝我冲过来。我看见老师满脸涨红,眼圈紫黑,只差没从头上冒出白烟来。见苗头不对,我拔腿就跑。说时迟,那时快,穿过走廊,越过操场,回头一看,不得了,老师穿着一只皮鞋,手抓着另一只,奋不顾身,一拐一拐地追打过来。

 

我敢打赌,靠操场教室所有的班级都停止了上课,教室窗户挤着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脑袋,砰砰碰碰,大呼小叫地为我们鼓掌加油。直到后来,老师再也跑不动,气得一只皮鞋朝我丢过来,从头上飞过去。我们隔着远远的距离站定,老师一喘一喘地看我。

 

“你不要跑呀——”老师远远指着我,破口大骂。一转身,不得了了。从行政大楼的方向,看见校长带着一群穿西装打领带的督学走过来。

 

我们迟疑了一会儿,同时都注意到了操场边的升旗台——唯一的遮蔽物。眼看校长与督学们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我们别无选择,顾不了恩怨争执,倏地同时飞奔到升旗台背面躲藏起来,只露出一对眼睛,贼溜溜的。

 

校长愈走愈近,我们屏住气息,清楚地听见他自夸地告诉督学:“我们学校最引以为傲的事就是我们的环境清洁,可以说是独步全省……”

 

话还没说完,大家都同时注意到在操场最明显的位置,丢弃了一只又臭又旧的烂皮鞋。校长皱了皱眉头,又拿出手帕来擦汗,一紧张掉到地上去,仍下意识地拾起来擦脸,手帕上沾着泥土,校长的脸愈擦愈脏。

 

“怎么会这样呢?”督学们睁大眼睛盯那只鞋,校长一脸无辜,一手抓着鞋子,一手捏住鼻子,不甘不愿地朝升旗台旁的垃圾桶走过来。

 

随着他一步一步走近,我们的心脏都快从嘴巴里跳出来。老师像个考试不及格的学生,低着头,涨红了脸。随着校长愈靠近,我们姿势愈压低,脸都快贴到地上去了。

 

校长在垃圾桶前犹豫了一会儿,总算下定了决心,咣当一声,把鞋子丢到垃圾桶里。

 

这一声咣当让我觉得好笑,没想到老师也有这样的一天。终于,在校长转身的一刹那,响起了下课钟声。

 

当——当——当——下课的学生都跑过来要看那只鞋子。我不知道老师心里想些什么。本来他还傻傻地对着我笑,如释重负。后来想起鞋子的事,翘起来的嘴角又变回直线。一个刚刚还是顽皮的孩子的人,立刻变成了严肃的老师,板着脸,理都不理人,一拐一拐地走回办公室。

 

从垃圾桶检回那只鞋子,我才体会出校长捏着鼻子的苦心。我不得不承认,那只鞋子的确很臭。可是,现在我非得把皮鞋送还给老师不可。我甚至决定必要的时信候撒撒娇也无所谓。我真怕事情愈来愈麻烦。

 

走过走廊,同学都大呼小叫为我叫好。我还听到掌声,久久不绝。这世界总是这样,我觉得做了一件窝囊十足的事,他们却把我当作英雄。

【节录自顽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

 

有兴趣看更多《頑皮故事集》书讯的人,可以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到当当网購買《顽皮故事集》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