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偷人老婆的是猪(金瓶梅导读33)  

2009-05-22 10:3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人老婆的是猪(金瓶梅导读33)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33】

第四章误入野兽丛林的小白兔宋蕙蓮(6):偷人老婆的是猪

前情提要:性喜渔色的西门庆又看上了僕人来旺的老婆宋蕙莲,被潘金莲发现了。尽管潘金莲对西门庆採放任态度,但她对宋蕙莲的监控却一点也不放松。宋蕙莲表面上低声下气,可是为了给潘金莲颜色看,宋蕙莲故意元宵赏灯时对潘金莲地下情人陈敬济施展媚功,硬是把潘金莲的姿色比了下去。这样的意气,当然引来潘金莲的愤怒......

 

依照莫泊桑的小说理论,如果故事一开始里面出现过枪,那么,这把枪到最后就必须发射。无疑地,这个小说理论,对应到宋蕙莲的故事里,她的老公来旺就是那把枪。时间很快过去,来旺完成了去杭州帮蔡太师采买礼物的任务,这把枪现在又出现了。

 

和一般传统的故事不太一样的部分是孙雪娥这个新的变数。我们发现,原来在孙雪娥被西门庆升等为妾之前,她和来旺是有一腿的。因此来旺一回来,立刻就送她绫汗巾,装花膝裤,杭州粉和胭脂。雪娥收了礼物,少不了也要回报来旺儿一手情报说:

 

自从你去了四个月,你媳妇怎的和西门庆勾搭,玉箫怎的做牵头,金莲屋里怎的做窝窠。先在山子底下,落后在屋里,成日明睡到夜,夜睡到明……(第二十五回)

 

孙雪娥的情报绝对包含了虚构、想象的成分(像是在潘金莲屋里坐窝巢这一段)——会有这些虚构的想象、夸大当然来自孙雪娥对潘金莲的恨意。

 

这些充满予煽动情绪的『情报』对于来旺的杀伤力当然不小。可怜的家仆来旺,找宋蕙莲对质她抵死否认,找老板西门庆对质他又不敢。在发泄无门的情况下他只好喝闷酒,发酒疯,叫嚷着要让西门庆和潘金莲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

 

这些不能公开说出来的话,孙雪娥告诉来旺,来旺的酒话又被竞争死对头来兴听到。来兴跑去告诉潘金莲,潘金莲再告诉西门庆。每个人都在话里头加油添醋,加入一点自己的立场,夹带一点敌人的罪行,虚构一点仇恨,放大一点恐惧。于是潘金莲传到西门庆耳里的话变成了:

 

你背地图他(来旺)老婆(宋蕙莲),他便背地要你家小娘子(孙雪娥)。你的皮靴儿没番正(左右不分可以乱套)。那厮杀你便该当,与我何干?连我一例(一起)也要杀!趁早不为之计,夜头早晚,人无后眼,只怕暗遭他毒手。(第二十五回)

 

好笑的是,西门庆当下的反应立即是:『谁和那厮(来旺)有首尾(瓜葛)?』事情绕了一圈,最后终于又掉回了孙雪娥头上。西门庆大发脾气,把孙雪娥又打了一顿,没收了她所有的首饰、衣服,只让他上灶工作,不许见人。

 

孙雪娥的行为看起来就像是朝着天空吐了一口痰,最后自己反倒被这口痰唾了一脸那么好笑。八卦或谣言的杀伤力很多时候就像那口痰,一旦吐出去之后,没有人知道它到底花落何处?或者最后会不会被风吹散弄得大家雨露均沾。可以想象在挨揍之后,孙雪娥少不了又要搬出那句经典名言自我解嘲说:

 

『反正俺们是没时运的人儿。』

 

以孙雪娥的脑袋,她大概一辈子也想不透,她会这么倒霉,最缺乏的与其说是时运,还不如说就是脑袋本身。《金瓶梅》的作者总是让孙雪娥的悲惨读来不但不可怜,反而有一种可笑。(我想,兰陵笑笑生应该是讨厌笨女人的吧!)

 

西门庆并没有急着把来旺也叫来毒打一顿,最主要的考虑恐怕还是因为他和宋蕙莲的关系。有了这一层顾虑之后,西门庆接下来应该盘算更重要的问题反而是如何处理『西门庆—宋蕙莲—来旺』之间的三角关系。这个三角关系的处理,很自然地,立刻跃升为潘金莲与宋蕙莲最新角力的焦点。

 

我们先来看宋蕙莲的说法:

 

……他(来旺)有这个欺心(要杀西门庆)的事,我也不饶他。爹你依我,不要教他在家里,与他几两银子本钱,教他信信脱脱,远离他乡,做买卖去。他出去了,早晚爹和我说句话儿也方便些。

 

这个三角架构的基本思维说穿了就是『共存』。如果来旺不在这段时间,西门庆和宋蕙莲可以过着快乐的生活,只要西门庆再派他去出差,没有道理这种生活不能继续下去。

这个想法颇合乎西门庆互利共生的商人本色。于是西门庆满心同意,动起脑筋来,甘脆给来旺一千两银子,让他去杭州出差,买紬绢丝线回来做买卖。这样来旺高兴、宋蕙莲开心,他也可以为所欲为。大家都得到好处。

 

这个『共存共赢』的想法,落到潘金莲手上,则全然是不同的思维:

 

……不争(假如)你贪他这老婆,你留他在家里也不好,你就打发他出去做买卖也不好。你留他在家里,早晚没这些眼防范他。你打发他外边去,他使(亏)了你本钱,头一件你先说不得他。

 

你若要他这奴才老婆,不如先把奴才打发他离门离户。常言道:剪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剪草若除根,萌芽再不生。就是你也不耽心,老婆他也死心塌地。

 

从潘金莲的分析中,我们发现这个三角关系,和当初『武大—潘金莲—西门庆』的关系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唯一的差别只是『武大—潘金莲』换成了『来旺—宋蕙莲』而已。当年武大曾提出的赛局游戏,西门庆和潘金莲曾经一起携手玩过。西门庆对于潘金莲的分析应该还记忆犹新。老实说,当年要是有更好的策略,他们也不用冒着危险,连手毒害武大郎了。书上说:一席话儿,说得西门庆如醉方醒。

 

宋蕙莲主张的『共存互利』是商人的终极理想,潘金莲主张的『毁灭兢争』则是人性现实。两种说法对西门庆应该都非常有吸引力吧。只是潘金莲的说法唤醒西门庆心中强大的恐惧,于是现实考虑再一次打败了理想。

 

相较于鸠杀武大郎,要把来旺打发得离门离户实在容易得多了。于是西门庆的策略来了一个大转弯,原来的来旺派命又被收回了。

 

这个除去来旺的阴谋是这样的:

 

西门庆改派来旺当店长,说是要在门前开酒店,还把六包一共三百两银子拿给他,让他去找伙计。等一切布置完成后,西门庆利用来旺喝醉酒时,让人跟他通报宋蕙莲又被西门庆勾引到花园后边偷情去了。鲁莽的来旺一听立刻怒气冲冲地冲向花园。不料西门庆早布置了人马在那里,来旺绊了一跤,将他抓住,还把一把刀子栽赃给他。

 

西门庆给来旺罗织的罪名是『持刀要杀害西门庆』。当初喝醉了酒宣称要拿刀杀西门庆的是来旺,来兴是证人,现在拿了刀子要杀西门庆的也是来旺,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来旺一点脱罪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让罗织的罪名更加合情合理,西门庆还让人去取出来旺的六包银两,发现只剩下一包银两,其余五包都被掉包成锡铅锭子掉包了。老婆死了,西门庆出钱帮他娶老婆,还给他资本做生意,他不但不思图报,反而掉换银两,还拿刀要杀害老板。这下来旺可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义正严辞的一场抓贼大戏,说穿了只是为了除去来旺的幌子罢了。现场知道内情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但胆敢说破的只有宋蕙莲。她跪在西门庆面前说:

 

『爹,此是你干的营生!他好好进来寻我,怎把他当贼拿了?你的六包银子,我收着,原封儿不动,平白怎的抵换了?恁活埋人,也要天理。他为甚么?你只因他甚么?打与他一顿。如今拉着送他那里去?』

 

吴月娘也同情来旺,劝西门庆说:

 

『奴才无礼,家中处分他便了。又要拉出去,惊官动府做甚么?』结果反而惹来一顿臭骂。

总之,这些都无法改变西门庆的意志,他是吃了秤头铁了心,非得把来旺送到官府去了。

 

在这场热闹里,我们一次也没看到潘金莲的身影,但结果却完全贯彻了她的意志。这才只是元宵节的走百媚事件之后,她第一次对宋蕙莲的出手而已。可怜宋蕙莲这时只懂得哭闹抱怨。她如果也和我们一样,看出这个故事已经跳脱出了苦情的层次,开始透露出惊悚、甚至带着血腥的气味时,她其实应该觉得胆颤心惊才对。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33】待续...

点击阅读所有的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偷人老婆的是猪(金瓶梅导读33)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