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会痛,怎么可能?  

2009-09-22 13:46:49|  分类: 朋友说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痛,怎么可能?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晚饭时,读高中的儿子说了一件学校发生的故事,把我们都逗笑了

 

今天早上学校来了X光巡回车。由于我们是一班,因此第一堂课老师就叫我们全班到走廊集合,由班长带队到巡回车前去排队等候检验。

 

我们依座号在巡回车前排成一条长龙,由第一号同学开始依序进巡回车去照X光。

 

本来我们都还开心地聊天等候着,大家打打闹闹打发时间,可是没多久,巡回车里忽然传出巨大的声响——

 

硿硿!

 

这也就算了。接下来,一号同学发出一声尖叫:

 

『啊——』

 

排队在巡回车外头的人这时全都安静下来了。

 

没多久,一号同学蹙眉、弯腰,抱着胸部,一脸痛苦的表情走了出来。

 

『怎么了?』同学问:『会很痛吗?』

 

一号同学只是摇摇头,一脸虚弱的表情走开了。

 

阴霾的感觉像是乌云一样一层一层拢上来。

 

『下一位!』

 

接着是二号同学,带着惊恐的表情,走进巡回车。

 

令人焦躁的沉默……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吧,果然巨大的声响又来了。

 

硿硿!

 

『哎哟,啊————』这次二号同学的叫声更凄厉了。

 

没多久,巡回车门打开了。二号同学走出来,同样一脸饱受折磨的表情,一直揉着胸口。

 

『很痛吗?』后面的同学问他。

 

『你进去就知道了。』他连说话都是虚弱无力的样子。

 

情况开始变得愈来愈令人绝望了。接下来第三号、第四号、第五号同学都一样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我是七号,等到第六号同学上了巡回车之后,我已经盘算着要不要开溜了。

 

可悲的是,正犹豫不决地想着时,硿硿声大作,六号同学的哀号已经传出来了。

 

『啊!』

 

他走下巡回车,脸色发青、全身抱成一团,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沉默地走开了。

 

『下一位!』巡回里发出短促而严厉的声音。

 

我犹豫了一下。

 

『下一位同学。』

 

我硬着头皮,走上了巡回车。

 

检验员是一个瘦瘦高高,戴着黑胶框眼镜,看起来没有什么同情心的男生。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七号?』

 

我点点头。

 

他在学生名册上打了一个勾,示意我脱掉上衣。

 

『我要你靠在这里,』他让我走到一块板子前,从背后把我向前推,好让我的胸部紧紧贴住板子,并且把要我的双手扶住板子,『等一下我叫你深呼吸,你就吸一口气,憋住不要动。知道吗?』

 

我可以感觉到贴在我胸口的板子凉凉的,等一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是注射、撞击、还是灼热、还是……我愈想愈害怕,退缩了一步。

 

『怎么了?』

 

『等一下会很痛吗?』

 

『会痛,怎么可能?』

 

不会痛?我才不相信咧。

 

他粗暴地把我往前推,让我的胸部紧紧贴着板子,又把我的手放到板子上。『等一下叫你深呼吸就憋气不要动,知不知道。』

 

说完他自顾跑出了房间外面。

 

现在房间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一盏红色的小灯亮了起来。

 

『现在,』检验员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了过来,『我要你深吸一口气,憋住。』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是温度冷还是怎么一回事,我发现自己全身在发抖。

 

天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心里吶喊着,不要不要不要……

 

接着我听到很小的一声「嘟」——

 

似乎是过了天长地久那么久,红色小灯熄灭了。然后检验员打开门走进来。

 

『好了。』他云淡风轻地说:『你可以穿衣服了。』

 

『好了?』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到底怎么回事?

 

我莫名其妙地穿着上衣,看见检验员从板子后面抽出X光片片匣,并且换上新的片匣。就在他用力地装入原先的板子里,巨大的声响发了出来:

 

硿硿!

 

我恍然大悟。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我立刻配合地发出大的不能再大的嚎叫。

 

『啊!…』

 

当巡回车的门被打开了,老实说,那一排用着饱受惊吓的表情望着我的脸孔,还真是让人终生难忘。

 

『真的很痛吗?』他们问。

 

我蹙着眉,用着生平最痛苦的表情,抱胸、屈身,并且摇头。老實說,我必须很忍耐,才能让自己不笑出来。我什么都没说,像个头上有光环的受难者似地,神圣地走开了。

 

巡回车的检查一直持续着。

 

到了中午午休时间,我到餐厅去吃饭时还有另一班的人马排队在巡回车前等候接受检查。我慢慢靠近巡回车时,硿硿的巨响以及惨叫声传进我的耳里。

 

我边走边朝巡回车的方向瞥了一眼,门很被打开了,又有一个家伙,装模作样地从巡回车上痛苦地走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4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