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9月30日  

2009-09-30 15:49:17|  分类: 朋友说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9月30日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有一次大家兴致来了,关起灯来讲鬼故事。这是我朋友的朋友讲的故事。他特别强调那千真万确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常得深夜开车从北宜公路回宜兰。偏偏北宜公路是出了名闹鬼的地方,特别是夜晚行经九弯十八拐,一路有人丢洒冥纸,那气氛,活生生就是阴间地府的感觉。

 

那阵子,台湾从南到北都有闹鬼的传闻。我本来就是个胆小的人,听多了闹鬼的故事,三更半夜开车在北宜公路,更是提心吊胆。我很担心路上忽然有什么跑出来,或者引擎忽然停了下来。我曾试着开大收音机音响壮胆,可是山区经常收讯不良,那些若无似有的杂音更是叫人不舒服。自从听说鬼魂的声音会从收音机里面跑出来以后,我更是不敢打开收音机了……总之,我不但没有因为夜路走多了而变得习惯,反而愈来愈过敏,我的潜意识似乎坚信终有一天我会碰到鬼。

 

事情发生的那个深夜,我仍然是一个人开车。我记得汽车经过了一个小村落,那个小村落虽然有几户人家,却没有人开灯。经过村落之后,我只觉得气氛很诡异,果然没多久,我就看见前方有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子,对着我的汽车招手。说真的,我的心脏差点从嘴巴跳了出来。

 

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不知不觉放慢了车速。一方面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另一方面我也提防着万一她扑过来或是突然做出什么动作。那天雾气特别重,我开着远光灯,靠近时才发现那是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女孩,风吹得她的头发漫天飘扬。我愈想觉得愈不对劲,正想踩足油门全速逃离时,才发现那个女孩手上还抱着一个婴儿。

 

这可让我内心挣扎不已。我心想,三更半夜的,万一真的是个有急事需要搭便车的妈妈,那可怎么办才好?就在汽车驶过那个女人不到十公尺左右,我终于违拗不过良心的驱使,强迫自己踩了剎车。

 

车灯照着前方,车后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到。我只听到了那个女人从汽车后方跑过来,然后是车门打开的声音,一阵凉风窜了进来,之后是车门又关上了,于是我再度起动汽车。我死命地往前开,不知道为什么,从头到尾,那个女人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试着和她交谈,她也不回答。只听见车后那个婴儿熟睡咬牙的声音。或许是想起了目莲从地狱救母时不能回头的故事,我全身毛骨悚然,甚至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我只记得拚命踩油门,汽车愈开愈快。

 

等天色稍亮,汽车终于绕出山区,我才有勇气回头看。这一看不得了,车后座根本没有女人,只剩下一个熟睡的婴儿。我全身发毛,急忙把车开到警察局报案,并把小孩交给警察。

 

整个早上我都无心上班。山里面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是一个死去的妈妈?或者是一个怀了孕的殉情女人?她的背后是一个凄凉的爱情故事吗?……我几乎想象了所有可能的版本。直到中午休息时间,我再也忍不住了,拨了电话到警察局去关切。

 

没想到,我才说明来意,警察劈头就是一阵大骂:

 

“你搞什么鬼啊,人家妈妈把小孩放你车上,回头去拿行李,你看都不看,开了车就跑,害得那个妈妈急得到处找小孩,哭肿了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