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我就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2009-10-24 13:41:44|  分类: 私语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多年前,我的祖母过世时,由于我的家族固有的低调传统,丧礼的进行是偏向肃穆哀戚的风格的。后来,丧礼进行到一半,会场后方突然来了一群人,在无预警的情况下,声泪俱下,嚎啕震天,惹来吊唁的亲友侧目。

 

我的伯父连忙问:『这些人是谁?』

 

没有人认识。

 

派我的堂哥去问,才搞清楚原来是五子哭墓团体。

 

过去,台湾南部盛行「五子哭墓」。那是一种专门在丧礼上制造哭声的职业团体,虽然我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当时许多乡下人真的觉得丧礼上哭得愈大声愈有面子。

 

『可是,』堂哥把团长拉到一边去,『我们没有请五子哭墓啊。』

 

『你们这里不是xx路236号吗?』

 

『我们是263号。』伯父说:『236号在前面,还要过一条马路。』

 

『他媽的,』他抓抓头,回头告诉所有的团员,『哭错家了。』

 

当时我就跟堂哥旁边。我看到有一个团员眼睛已经哭得红红肿肿了。(说起来还真的很敬业。)我永远无法忘记,当她听见团长说哭错家时,停下哭声抬起头来看着团长,脸上那种『哇你咧……』的表情。

 

我和祖母的感情很好,她逝世对我实在是很大的伤痛,可是那个时候,我就是忍不住,在丧礼上,噗哧地笑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9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