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私房阅读金瓶梅46)潘金莲与李瓶儿的生死…  

2010-01-15 14:41:00|  分类: 私房阅读金瓶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情提要1】【前情提要2

 

《金瓶梅》接下来并没有急着让潘金莲和李瓶儿的生死对决正式开打,它反而很细腻地描写了一场奴才之间精采的战争。

 

我们提过,西门庆的小厮书童曾收了应伯爵钱帮忙欺负王六儿的那些浮浪子弟关说。为此,他特别买酒菜讨好李瓶儿,希望李瓶儿从中协助。书童把没吃完的酒菜,拿出来前边铺子里请家人、伙计吃,偏偏忘了请看门的小厮平安……

 

同样都是那些酒菜,再怎么说也不差一双筷子。可想而知没请平安八成是无心的疏忽。不过事情在平安看来并非如此,众人都请了,独独漏掉自己,这分明是不给面子。事情就是这么开始的。

 

虽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金瓶梅》的作者却耐心地把这个小小的心结一步一步铺陈,让它和家族中更大的矛盾交织连结起来。

 

我们看到,书童是继玳安之后,西门庆身边窜红最快奴才。以平安受宠的程度,不爽归不爽,想对书童怎样恐怕也是有心无力。无巧不成书,偏偏西门庆和书童不可告人的秘密,让平安给撞见了:

 

那平安方拿了他(客人)的转帖(看过人签名的报事帖)入后边,打听西门庆在花园书房内,走到里面,转过松墙,只见画童儿在窗外台基上坐的,见了平安摆手儿(摇手)。那平安就知西门庆与书童干那不急的事,悄悄走在窗下听觑。

 

半日,听见里边气呼呼,〔足此]的地平一片声响。西门庆叫道:『我的儿,把身子调正着,休要动。』就半日没听见动静。只见书童出来,与西门庆舀水洗手,看见平安儿、画童儿在窗子下站立,把脸飞红了,往后边拿去了。(第三十四回)

 

平安走到窗下听覤,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见,只听见声音,未了还是『半日没听见动静』,可见发生了什么事情全凭想象。这段文字好看的地方还在用平安当做叙述的观点,使得故事产生又诡谲又神秘的气氛。

 

画童坐在台基上,一直跟平安摇手,表示不要再过去了,老板在做不想让人家知道的事。画童什么都没说,平安立刻明白。可见西门庆和书童那『不急的事』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以书童从西门庆房间出来看见平安、画童脸红的表现来看,即使在『男风』鼎盛的明代,同性恋应该还是社会上的大禁忌才对。

 

以平安对书童的不满,一旦有了书童的把柄当然不可能到此为止。如何让这个把柄发挥应有的功效呢?平安想来想去,想到了潘金莲——只要看宋蕙莲的下场,就知道想修理像书童这样的宠幸,潘金莲绝对不做第二人想。

 

可是怎么让潘金莲也痛恨书童,甚至出手修理他呢?

(或是说怎么让自己的高层也痛恨自己痛恨的人呢?)

 

这个历史上最复杂的难题之一,作者借着平安怂恿潘金莲的对白,提供了我们有趣的解题公式。我们且来看:

 

(潘金莲省亲坐了轿子回来。)

平安儿于是径拿了灯笼来迎接潘金莲。迎到半路,只见来安儿跟着(潘金莲的)轿子从南来了…

(平安)走向前一把手拉住轿扛子,说道:『小的来接娘来了。』

金莲就叫平安儿问道:『是你爹使你来接我?谁使你来?』……

平安道:『……(西门庆)在六娘房里,吃的好酒儿。若不是姐(春梅)旋叫了小的进去,催逼着拿灯笼来接娘,还早哩!……』(第三十四回)

 

过去大户人家的妇女出门坐轿子,为了安全起见,出门通常都有自家小厮跟轿。由于天色已晚,跟轿的小厮来安年纪又小,因此春梅才会不放心地走进李瓶儿房间,要求西门庆再加派平安去接轿。

 

平安能和潘金莲说上话的机会难得,时间更有限,因此字字句句都要把握。我们看到他把该件事做得恰到好处,头几句对话的重点是:

 

西门庆现在关心的是李瓶儿,早把你潘金莲忘到九霄云外了。因此,怎么让自己的高层也痛恨自己痛恨的人呢?这个解题公式的第一动就是:

 

挑动老板A(潘金莲)和老板B(李瓶儿)的新仇旧恨。

 

再往下看后面的对话:

 

平安道:『小的还有桩事对娘说…今早应二爹来和书童儿说话,想必受了几两银子,大包子拿到铺子里,就便凿了二三两使了。买了许多东西嗄饭,在来兴屋里,教他媳妇子整治了,掇到六娘(李瓶儿)屋里,又买了两瓶金华酒,先和六娘吃了。又走到前边铺子里,和傅二叔、贲四、姐夫、玳安、来兴众人打伙儿,直吃到爹来家时分才散了。』

金莲道:『他就不让你吃些?』

平安道:『他让小的?好不大胆的蛮奴才!把娘每还不放在心上。不该小的说,还是爹惯了他,爹先不先和他在书房里干的龌龊营生。况他在县里当过门子,什么事儿不知道?爹若不早把那蛮奴才打发了,到明日咱这一家子吃他弄的坏了。』

金莲问道:『在你六娘屋里吃酒,吃的多大回?』

平安儿道:『吃了好一日儿。小的看见他吃的脸儿通红才出来。』

金莲道:『你爹来家,就不说一句儿?』

平安道:『爹也打牙粘住了(因事有牵连,难以开口),说什么!』

金莲骂道:『恁贼没廉耻的昏君强盗!卖了儿子招女婿(不划算的买卖),彼此腾倒(颠倒)着做!你便图〔毛乍〕(交媾)他屎屁股门子(指和书童搞同性恋),奴才(书童)左右肏你家爱娘子(李瓶儿)。』……

 

表面上听起来,平安说的话全是事实,但他指控的事情可完全无法分辨到底是真是假了。话又说回来了,像书童这样的奴才,买了酒到女主人房里一起喝——不是搞男女关系,还能有什么别的想象?

 

更夸张的是,平安还暗示潘金莲:西门庆也知道这事,只是因为搞同志柄掌握落在书童手上,因此不方便多说。

尽管这个这个耸动的推论破绽不少(西门庆何许人也?怎么那么容易就被一个奴才胁迫?)然而,这样的话在曾经和奴才琴童偷过情,又女婿陈敬济眉来眼去的潘金莲听来,再有说服力不过了。因此,怎么让自己的高层也痛恨自己痛恨的人呢?

 

解题公式的第二动是:

 

再把自己的敌人b(书童)和老板的敌人B(李瓶儿或同志关系)连结起来。

 

综合第一动和第二动,我们可以推论:由于潘金莲痛恨李瓶儿,而李瓶儿又和书童关系非比寻常,因此,潘金莲理所当然地也痛恨书童。

 

说得更简单明白一点:

 

在高层A痛恨高层B的前提下,只要在自己敌人b头上戴上一顶B的帽子,A自然会去打那顶帽子B——连带的,b也就遭殃了。

 

这个简单的公式,说明了人类的组织、群体中为什么永远存在着『派系』的理由。任何像a(平安)与b(书童)这样最底层的小冲突发生,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往往就是是往上层去寻求高层的支持,并且依附在高层A(潘金莲)与B(李瓶儿或西门庆)的斗争之下。同样的,高层A与高层B的冲突,又会去寻求更高层的A’与B’奥援,依附在更高层的斗争之下……直到最后,形成了类似华沙公约组织对抗太平洋公约组织,或是明代东林党与宦官这类的大集团,没完没了的用彼此的正义,没完没了地继续争斗下去。

 

【私房閱讀金瓶梅-沒有神的所在.待續】

 

 

 

  评论这张
 
阅读(26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