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虾酱流浪到台北  

2010-02-09 06:11:00|  分类: 台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我在泰国陆续发行了泰文版之后,竟然在泰国也有粉丝了。我的泰文大概除了你好、谢谢、再见之外,就掰不出别句子了。现在感觉到跟你语。言。完。全。不。通。的人竟然也对你的人生如数家珍,一种「作家的人生」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油然而生。

 

好了,言归正传。这个故事要从我的泰国粉丝说起。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我的泰国的粉丝,听说了我和雅丽到泰国去,很喜欢泰国酱料作的各式料理,特别买了三大罐她认为「全世界最好吃」的泰式虾酱,透过关系,请泰国banlue出版社可爱的老板娘转送给我。

 

Banlue的老板娘写了封e-mail问我住址,我听了很开心,立刻回信附上我的住址。我们家雅丽小姐当牙医师,不时有病人送她小礼物,每次她总是「裙襬有风」地拿回来和我「分享」,现在好不容易,我总算也有一点小小礼物可以「骄其妻妾」了。

 

接下来,Banlue老板娘跑了一趟邮局,她发现不得了了,虾酱在泰国其实不贵,但邮费正好相反。一打听之下,邮费竟高达虾酱本身价格的十倍有余。本着泰国人勤朴务实的天性,老板娘决定,反正我的译者Be’er先生有时会来台湾,因此等Be’er来台湾时,再托他带给我就好啦。

 

现在问题来。由于Be’er先生来台的时间一直不能确定,但虾酱如果过期是会坏掉的。Banlue老板娘为了不浪费掉那三大罐虾酱,只好过一阵子时间就打开一罐来吃,就这么一直吃虾酱,直到三大罐都快吃完的有一天,Be’er先生的行程终于确定了,老板娘赶紧要补货,这才发现原来「全世界最好吃」的虾酱不但很不好找,而且还要到很偏远的地方才买得到。本来,买罐不同厂牌的虾酱补上,我这个虾酱业余人士也就很高兴了啦。但泰国人对虾酱有他们的坚持。老板娘心想,既然是粉丝热情之所托,怎么能不拿到一。模。一。样。的呢?

 

总之,老板娘又动员了人力、物力,好不容易总算弄到一模一样,而且是新鲜的三大罐虾酱。

 

于是,任务就转交到Be’er先生手上了。

 

Be’er先生当然很乐于帮忙带虾酱给我。但问题是:他只是一个正在搬入新公寓的单身Soho族,屋子里是里连台冰箱也没有的。由于离启程到台湾还有一个礼拜,Be’er只好把虾酱放在家里。过了两三天,Be’er愈想愈觉得不对劲。他很担心,万一到时候,如果我打开虾酱,竟然是臭掉的,怎么办?于是Be’er先生也开了一罐试吃。谢天谢地,总算没坏。

 

吃了虾酱之后,Be’er先生决定,剩下的两罐虾酱,无论如何,一定得放到冰箱去了。

 

但是在泰国,虾酱这么普遍,到处都买得到,向人家开口说:『可不可以借你们家冰箱放两罐虾酱啊?』人家一定会觉得你很奇怪。在说不出口,又不好意思回去找Banlue老板娘情况下,Be’er先生想来想去,决定硬着头皮去向他的女友借。冰。箱。

 

好了,女友住在曼谷郊区。所以Be’er先生抱着两罐虾酱,坐了一、二个小时的车,去把虾酱放在女友的冰箱里,再坐一、二个小时车回曼谷。到了要搭机那天,他又坐一、二小时的车,去女友那里把虾酱拿出来,再搭一、二个小时的车到机场坐飞机。这期间,Be’er先生还不断地透过电话、网络,试图补货,买齐那一瓶被他吃掉的虾酱。他得到的结果和Banlue老板娘一模一样:

 

「全世界最好吃」的虾酱实在太难找了!

 

Be’er先生就这样,带着内疚的心情,把剩下的两大罐虾酱打包,坐上了飞机。他打算一见到我就向我认罪,并且保证下一次,一定找到那罐「被他吃掉」的虾酱,补带来台湾给我。

 

昨天晚上我见到了Be’er先生。就在请他吃晚饭的时候,听着他一边吃一边告诉我这个故事。看着Be’er先生忐忑不安的表情,我安慰他说:

 

『你不要担心啦,剩两罐虾酱就两罐虾酱,我真的很开心的啦。』

 

没想到这么一说,他更忐忑了。抓头抓了半天,跟我说:『侯大哥,真的很对不起。』

 

『哪里,我要跟你说谢谢都来不及呢……』

 

『对不起,』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打断我说:『可能是冰箱太冷,飞机货舱又太热了,我住进旅馆,打开行李,发现带来台北的那两罐虾酱罐全爆开了,糊成一片………连我自己都不晓得该怎么办,真的很对不起!』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开始哈哈大笑,我简直笑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眼泪之所以快掉下来有两个理由,一个是好笑,一个是感动。被一种说不上来的诚恳与认真感动了……

 

『Be’er,虾酱你虽没有带到,但心意我却满满地感觉到了……真的很谢谢你们。』于是,我就这样收下了这个来自遥远的地方,看不见的礼物。

 

一整天下来,我还不时想起这个礼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特别的礼物,好像比收到了,吃过了的虾酱,还要令人更有感觉。这真的很神奇,到目前为止,我经历过最好吃、最美味的虾酱,应该就是这三罐我连看都没看过的虾酱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