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文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专职作家

目前是专职作家,居住台北。资历包括:作家。台湾大学医学博士。台北医学大学副教授。飞碟、台北之音广播主持人。电视连续剧制作人。大陸已出版作品有:頑皮故事集(北京十月文艺)。大医院小医师 (北京十月文艺)。危险心灵(上海译文)。白色巨塔(上海译文)。 即將在大陸出版作品有: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亲爱的老婆。我的天才梦。 天作不合。侯文咏极短篇 。离岛医师。侯文咏短篇小说集 。灵魂擁抱...

网易考拉推荐

想过这个问题吗?  

2010-03-05 15:46:00|  分类: 台北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到许多人的遗言或墓志铭,其中很多很有意思。

 

好比说,希区考克就给自己拟过一个墓志铭:“如果你没打算做个好孩子,那你看看我现在的下场。”

(大导演以凶悍、坏脾气著称。)

 

荷兰大牌法学家Hugo Brotius说:『为了弄懂许多事,我一事无成。』

 

最美的是济慈,他说:『here lies one whose name was writ inwater. 』这里长眠着的人,他的名字写在水中。

 

最谦卑的是达文西,他说:『我冒犯了上帝和芸芸众生,因为我的作为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唉,我们这些活着的创作者都要撞墙了。)

 

芙国讽刺诗文作家,约翰沃尔科特临终时,有人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吗?他说:『还我青春。』

 

最快乐的是一对三十岁不到就自杀的夫妻。保罗与洁曼。他们在新婚第六天一起自杀。遗书说:『我们因为太快乐了,所以自杀。我们不需要钱,因为我俩财产超过三万法郎。我们身体健康,眼前还有大好人生,但我们选择现在走掉,因为我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们深爱彼此,但宁愿在这么快乐时,一同入墓。』

 

可能因为读了不少,昨天地震时忽然有几秒中想起,如果真的就这样被带走了,我会说什么?

 

地震之后,我想到了一个。如果真的是那样,我想说的应该是:

 

『真的不能等我写完吗?』但愿永远不会用上。

 

大家想过这个问题吗?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